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烽火与珍宝:看阿富汗的惊世宝藏

来源:北京晚报

说起阿富汗,大家会想到些什么呢?贫穷、落后、战乱、恐怖主义、塔利班、炸毁巴米扬大佛……是的,这就是今天的阿富汗。其实阿富汗并非一直是这个样子,不说早了,就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阿富汗还是一片祥和,秩序井然,工农兴旺,商贾繁荣。直到1979年苏联全面入侵阿富汗以后,这个国家才濒于崩溃,成了一个时代悲剧的象征。

然而古代的阿富汗呢?那又会是个什么样子?我们知道,佛教是经过阿富汗传入中国的,巨大的巴米扬石窟是唐玄奘朝拜过的圣地。在更古老的年代,那是两千年前张骞通西域去的地方,这个曾叫大月氏的国度,有着悠久的历史。

阿富汗有着四千年的文明史,以及一个又一个鼎盛的王朝,遗存的惊世宝藏堪比古埃及图坦卡蒙法老墓。回望过去,阿富汗辉煌的历史仿佛有意与今天的现实格格不入。

位于中亚腹地的阿富汗曾是丝绸之路的中心,北边是中亚,南边是印度,东边是中国,西边是波斯,四方文化汇集之地,堪称古代文明的十字路口。它本应该是个令人向往的旅游胜地,只可惜命运多舛,直到现在还处在战乱和蒙昧的泥沼之中,连最宏伟的古代遗迹,也被恐怖分子炸成了历史的记忆。幸运的是,战乱之前的阿富汗还有一个文化宝库,那就是著名的阿富汗国立博物馆。这家博物馆收藏的文物之华贵精美,世界闻名。在战火纷飞的日子里,一部分专家学者和有识之士,为了防止文明的断绝,把博物馆中一小部分最珍贵的宝物秘密收集起来,藏进了位于阿富汗总统府达努拉曼宫地下的中央银行秘密金库里,让它们有机会熬过最残酷的岁月。

2003年8月29日,赶跑了塔利班恐怖分子的阿富汗政府决定重新开启金库,由于时间过去太久,谁也不知道里面的财宝是否还在,大家都很紧张。打开金库以后,人们从中抬出了一个个巨大的木箱,当年阿富汗珍贵文物的发现者、俄罗斯考古学家维克托·萨里耶尼迪亲自开箱,拿出了第一件宝贝,一片黄金头饰——它是一顶纯金皇冠的一小部分。随后是更多的财宝,纯金打造的希腊女神阿芙洛狄忒的胸针、镶满绿松石的黄金宝剑、华美的黄金项链,雕工细密的象牙雕塑,还有数不尽的金币……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考古宝藏之一,一切都完好无损,就像刚发现时一般。

时任阿富汗总统的卡尔扎伊面对电视镜头,激动地向全世界宣布:“阿富汗人最珍贵的宝藏逃过了多年战火,得以幸存”。无数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就像一个遭遇战火,亲人失散的家庭,忽然发现失踪多年的老父亲还健在,那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一刻。这不仅是阿富汗的幸运,也是全人类的幸运。

蒂亚拉·梯波遗址出土的精美黄金颈饰与金冠。

石制左脚看起来和希腊雕塑几乎一模一样

希腊人在中亚建立王朝

尽管塔利班十几年前就被打跑了,但阿富汗的内战一直没有停息。塔利班和基地等恐怖组织不断地发动各种自杀式恐怖袭击,让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度没有喘息之机,所以尽管巴克特里亚的珍宝还在人间,但只能秘密藏好,一般人无缘得以一见。

2016年4月至6月,这批举世瞩目的人类文化珍宝受邀到日本展出,在东京国立博物馆里和游人见面,于是东京万人空巷,人们争相来参观这些只在传闻中听到过的宝贝。笔者有幸,也看了这个惊艳绝伦的展出,这才真切地体会到,当年的阿富汗文明是多么的灿烂光辉。

“巴克特里亚”是古希腊人对阿富汗东北地区的称呼。实际上阿富汗文明非常悠久,这次展出了一件出土于1966年的黄金几何纹杯,就是4000多年前的古物。阿富汗真正被卷入亚欧大陆的历史进程,是在2000多年前。它一开始被波斯帝国吞并,然后又被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征服。始于公元前334年的亚历山大东征是人类历史上的大事件,马其顿的铁蹄把希腊文化带到了遥远的中亚和南亚。亚历山大只用了四年就灭掉了波斯帝国,但是为了平定中亚地区,他用了整整3年时间,到公元前327年才转而进军印度。

据历史学家研究,亚历山大在巴克特里亚留下了13500名士兵,以巩固后方。亚历山大年轻早逝,在各地留下的希腊军团群龙无首,纷纷伺机独立,阿富汗的驻军于公元前250年起义,成立了巴克特里亚王朝,中国史书称之为“大夏”。

巴克特里亚最著名的古城遗址是阿伊哈努姆,它是被阿富汗末代国王查希尔发现的。1961年,国王在阿富汗东北边境附近的阿姆河畔狩猎,看到当地农民挖出的古代石柱,学识丰富的国王一下就认出了这是欧式的古代文物,于是下令进行考古发掘,结果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希腊式古城遗址。

巴克特里亚是一个希腊人的王朝,所以整个阿伊哈努姆古城都是希腊式的,里面有正方形的体育场,半圆形的剧场,还有一座大神庙,看起来和遥远的希腊几乎一模一样。神庙里供奉的雕像早已破碎,只挖出了一只石制左脚,但雕工十分精湛,考古学家通过脚上凉鞋的纹样推测是宙斯的神像。这只脚在阿富汗内战中流到日本,这次展览也拿了出来。

阿伊哈努姆古城最珍贵的宝物,是一件制作于公元前300年的镀金银盘。上面画着头戴金冠的希腊大地母亲女神库柏勒,乘坐着一辆狮子战车,去向一个祭坛。狮子车的驾驶者是背生双翼的胜利女神尼凯,天上是金色的太阳神和星月。这样的纯希腊风格的精致银盘,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

来自甘肃的大月氏建立丝绸之路上的超级帝国

公元145年,北方游牧民族入侵巴克特里亚,移居中亚的希腊人逃往印度,将阿富汗土地拱手让人。这些入侵者很可能来自中国甘肃,他们就是大月氏人。公元前139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找的就是大月氏人,希望和他们联手夹击匈奴。然而当张骞于公元前127年到达阿富汗时,过上幸福生活的大月氏人已不想再回甘肃和匈奴人死磕。张骞首次出使西域没有取得军事上的成效,但他为我们留下了当时阿富汗真实情况的记录。

公元1世纪,大月氏中的贵霜翕侯部落建立起了从中亚到北印度的巨大帝国:贵霜帝国。成了丝绸之路上至关重要的帝国。贵霜帝国和汉帝国一样,由于年代过早和战乱频频,地面遗迹不多,但地下宝藏令人惊叹。1978年, 阿富汗和苏联联合考古队在阿富汗北部的蒂亚拉·梯波遗址发掘了6座贵霜帝国皇族墓葬。这一遗址反映了阿富汗在丝绸之路初期的关键作用。其中,3号墓墓主是一位女性,她的胸口放有一面西汉诗文铜镜, 手中握有伊朗银币、脚底下还有罗马皇帝提比留斯的金币,将周围三个不同文化圈的珍品集于一身,这在以前的墓葬中是没有见过的。更重要的是,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像蒂亚拉·梯波这样土豪的遗址了,珍贵文物出土两万多件,这是20世纪中亚第一,整个人类世界屈指可数的考古大发现。

贵霜人是来自中国甘肃的游牧民族,征服的阿富汗曾是希腊文明属地,后来他们还征服了印度,所以其文物不光精美,而且是对游牧民族、古希腊、古印度乃至古中国文化的融合。最典型的是4号墓葬中出土的文物:一对镶满绿松石的黄金鞋扣,上面的图案是中国的仙人乘车;一条长达一米的黄金腰带,一个个带扣上都是骑着猛兽的希腊神灵;一只精美小巧的黄金山羊,那是游牧民族的遗风;几把镶满绿松石的黄金宝剑和剑鞘,上面的卐字纹明显是印度的风格。这些世界级宝藏充分说明了古代阿富汗真的是四方文化交融之地。遗址出土的最精美的两件宝物,或许是5号墓中的黄金颈饰和6号墓中的金冠。黄金颈饰不光工艺精湛,上面镶嵌的珠宝也令人赞叹。金冠更是无与伦比,古代草原民族有一种头饰叫“金步摇”,意思是每走一步金饰都会摇晃,我国北朝墓葬里曾有出土,这个金冠是金步摇的超级升级版,上面有金饰繁复,十分华丽。因为墓主是女性,这个金冠很可能是妃子、公主甚至王后的王冠。

蒂亚拉·梯波遗址之外,贵霜朝还有一个著名的考古发现,那就是贵霜夏都贝格拉姆古城。这个古城曾经繁荣了数百年,连唐玄奘都去过,留下了“四方奇货多聚此国”的记载。上世纪30年代的考古发现证明了唐僧所言不虚。这里虽没有发现太多黄金,但是珍贵宝物一点也不少,希腊青铜雕像、罗马彩绘玻璃杯、西汉漆器,最精彩的是大量印度风格象牙雕塑。贵霜帝国是北印度统治者,这些印度牙雕工艺之精美,肯定是供奉皇室,在印度也看不到的。

包括总统在内,无数人为护宝献出生命

这批世界顶级的财宝,在战火纷飞的阿富汗经历过怎样的风险,那是无法想象的,特别是在塔利班疯狂而残忍的统治下,为了守护这批财宝,很多有识之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著名考古学家维克托·萨里耶尼迪不得不中止挖掘,将已经发现的珍宝紧急转移到国家博物馆。他本想等到战后重回阿富汗继续挖掘工作,谁想,战争竟持续了数十年。

阿富汗的文化瑰宝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遭到了严重破坏,各地博物馆被劫掠,各方势力为筹措军费纷纷抢夺财宝,还有些极端分子直接以破坏文物为目标。1989年,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治安日趋恶化,时任总统纳吉布拉下令将国家博物馆中最珍贵的历代财宝清点出来,秘密封存到总统府地下的中央银行金库里。然而封存的文物终究有限,没有被转移的文物,那就劫难重重了。

1992年,众多精美的佛教雕刻从国家博物馆里被盗走。此次东京国立博物馆专门展出了一件“卡夏巴兄弟礼佛图”石雕,就是当时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里不法拿走后流入日本的文物,展览结束后会一起归还阿富汗政府。事后看来,当时被盗出的珍贵文物或许还不算最可怜的,被卖到收藏家手里,至少还在人间。1993年5月12日,激战的炮火击中了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不知多少珍宝化为灰烬。BBC当天就做了报道,说阿富汗不仅在埋葬自己的子女,也在埋葬自己的文化。1994年,饱经战火的博物馆的屋顶坍塌,巴克特里亚时期的古代壁画毁于一旦。1996年,阿富汗文化部设立了特别委员会,抢救了一批剩余的文物,在军队的帮助下,70名专家在尘埃弥漫的仓库里辛苦工作了六个月,找出了一批文物,秘密运送到喀布尔酒店密封起来,这批文物由于没有走漏风声,所以幸运地留了下来,成了今天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基础藏品。

2001年,最严重的灾难终于降临了,塔利班控制了包括首都喀布尔在内的几乎阿富汗全境。塔利班是激进的伊斯兰武装力量,凡是激进的伊斯兰组织乃至个人,都对古代文物极端仇视。不光是塔利班,当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他们差点毁掉波斯最重要的古迹波斯波利斯。中东的伊斯兰国兴起,伊拉克的尼尼微古城和叙利亚的帕尔米拉古城都被炸毁。2001年阿富汗的千年古佛,世界遗产巴米扬大佛被塔利班炸毁,整个阿富汗的文物被系统性摧毁,光是国家博物馆就砸毁了数千件文物。塔利班们很开心,认为自己做了好事,消灭了不洁净的古代垃圾。

希腊人在阿富汗建立的巴克特里亚王朝时代的黄金财宝,是阿富汗最值得矜夸的文化遗产,当然也是塔利班首要的寻找目标,他们的目的不是要卖掉文物,而是要把黄金都熔化掉做军费。他们听到一种传言,说巴克特里亚黄金被转移到了中央银行地下的金库里,金库大门由德国人制造,共有7个锁孔配7把钥匙,当时的总统纳吉布拉将钥匙分别交给了7个不同的人,他们都发誓愿以生命为代价守护宝藏。

这7个人里肯定会有中央银行的领导穆斯塔法。于是塔利班到了中央银行,一个个逼问黄金的下落,不说的就开枪杀掉。穆斯塔法决心以生命捍卫国家的宝藏,于是把钥匙弄断在了锁孔里,因为他还有用,所以侥幸没被杀掉。

前总统纳吉布拉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他在塔利班进城之前拒绝撤离,要和国家共存亡,被塔利班逮捕,严刑拷打,要求说出财宝的下落。纳吉布拉到死也没有松口,于是这位令人尊敬的政治家被恐怖分子残忍地阉割,之后活活打死,尸体吊在喀布尔街头示众。

正是由于一小部分阿富汗人的坚忍不拔和守口如瓶,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批人类的宝藏才得以留存。

不难想象,2003年8月29日,当人们打开金库大门前的时候,心里是多么的忐忑不安。这样举世罕见的珍宝,躲过了苏联入侵,躲过了内战的炮火,甚至躲过了塔利班,又是何等的奇迹。

文化,是一个国家的根,阿富汗的根,就是这些古人留下的无价之宝。现在,这批宝物正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展到6月19日),或许将来有一天,这些宝物也会来到中国,让我们有机会欣赏到古代中亚最杰出的艺术,同时也向那些文物的守护者表示敬意。


      (文章来源于北京晚报,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站无关。)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