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想收一块纯纯净净,毫无瑕疵的石头,到底有多难?

来源:寿山石文化网

经常碰到石友发出有没干净、晶体类大章的咨询,有此类需求固然是好现象,但也反映出一些新手们对于资源的不够了解。


大章者比比皆是,前提是对于品质没有要求,比如裂格、瑕疵、质地等。若是前述三项中的任何一项被用于对大章的选择,遇此咨询的商家大多都会紧皱眉头,也许个别者心中一亮反问对方预算是多少呢。



周鸿作  寿山坑头石观音摆件

北京匡时十周年秋拍


郭祥忍作 荔枝洞石古兽钮方章

福建东南2014年秋拍


裂格、品质等对于石质影响的文章,之前常有论之,除此之外,瑕疵也是雕刻石的天敌。雕刻石中的瑕疵主要有针、糕、纹等几类,没有哪一块石头不头痛于它们的如影相随,艺人天生的使命也是与它们作斗争。


从通透度上来讲,雕刻石有碱性、普通、老性、结晶、冻、晶等进阶过程。也有观点认为结晶、冻、晶等级别就是老性的范围,但老性却不一定是前三者。本文不讨论老性与晶冻们的关系,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从结晶这个阶段起,“针”普遍地瞄上它们了。


黑针是大部分石头中最难避免的一关


芙蓉石中的结晶质地,是该类石种的佼佼者,令人遗憾地却是体质中大量针点的存在。经常买到被挖得坑坑洼洼的结晶芙蓉,迫不及待地回家把它们锯成方块,再把章磨亮就是心情急剧转变的节点。原本在锯条形成的齿痕掩盖了表面,藏在暗处的针窃笑着,随时给你制造阴影面积。


结晶芙蓉这样的美颜盛世,也逃不过针的命运


但若是足够幸运,针点有时也很可爱,灯光照之是红色的点状物,类似于高山石中的桃花,于石反增美感。


但“针”对于结晶芙蓉的杀伤力,置于冰晶类石种的比较,可算是小巫见大巫了。透亮度最高的高山晶、坑头晶,从始至终笼罩在针点的阴影下,是这些石种难以冲破的牢笼。


所以,业界也只能退而求次,如果针点疏密有致,且没有大团块的存在,也作为一种美来欣赏。比如,受人推祟的天蓝冻等,内里有密密麻麻的针点存在。相反,若是一块石头能作到晶冻等级,又能干净,亦或是根本就没有杂质的存在,应作为神品来看待,非普通石友能够幻想。



尚未雕刻的天蓝冻原石


说完“针”,另外一个难兄难弟“糕”,对于出现的频率较之“针”也不遑多让。


若说“针”喜欢通透的石头,“糕”也只能说,哥我听你的,跟着你走吧。与“针”喜欢芙蓉、高山、坑头的口味不同,“糕”喜欢的是善伯、松柏岭、旗降类的,甚至平常人还要依靠它们来判断石头的种类。


这世间界物事难有完美处,大约与世间人的心性有关吧,“糕”瞧不上碱性、普性的质地,专往老性、结晶的石头怀中钻,这类石种好像是天生的,质地越好越免不了这样的“追随者”围绕。


郭子伯作 二号矿石半山飞雪度关山


但这样的特点也给大家经验,能够判断好坏。因此常常在市场上看到碱性的石头块头又大且洁净度上佳,但却少有人问津。因为大家都知道半个糕点都没有,风险就有了。若是贪图没糕点而掏了腰包,一刀切下去,难保跑出蜘蛛网的裂来,又要伤心欲绝。


碰到色艳通透的它们,难忍占为己有的冲动,若又是非章不要的瘾君子,就算有“糕”也要甘之如饴吧。



高手巧妙的将糕点取为飞雪,劣势变成优势


老手们对待此类石头最好的做法,就是不轻易触及它们的内心。据笔者所知,在二号、善伯等此类糕性石头,极少在晶体上锯章成功的。


如果有高手雕刻巧妙,当然也能化险为夷,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运气遇到聪明的雕刻师。那么一般情况下,变成摆件或手把玩,或许是它们最经常有的“归宿”。


“针”与“糕”的影响,有时若是仅在局部的范围,通过艺人的挖掘也可将危害降到最低,“纹”却是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一块石头的纹,有时能从表面贯穿到内心,再擅长化瑕化裂的艺人对此也只能束手无策了。


右边的这块就是有纹的情况


雕刻石的纹理是特殊现象,有人认为它类似于人身体的血管、筋络,起着输送、流通的作用,又有认为它可能是未掺杂异质、闭合的裂(掺杂异质是筋的表现方式)。不管何种说法,有一点可以肯定,最少的它们才是最佳的现象。“纹”在各个石种中都有出现,从概率来看,它们更喜欢掘性的石头。



新进石友也不必对于纹的恐惧过多,因为“纹”并不一定都是非常明显的,有的“纹”甚至要小于裂,这些都可通过薄意类的题材来化解。


收藏一件好的藏品,“针”、“糕”、“纹”的障碍不可谓不多,万幸中躲开了它们的围剿,还能经得起“裂”、“格”、“针”的夹击吗?


有的人问,全品相的雕刻石价值具体如何?脱离行情影响、甩开地心引力,一飞冲天的价格或许它们所应得的待遇吧!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