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趣 | 线条,文房雅玩的灵魂之美

2016-07-27来源:寿山石文化网



线条,中国传统美学中的灵魂之所在。

中华传统艺术之美无一不体现在线条之中,中国文人对线条美学的痴迷,落在了纸上,也落在日常所用之中。




古老东方的艺术史,可以说是一部线条艺术造型的历史。秦砖汉瓦之上,青铜玉器之纹饰之间,笔墨丹青之墨色浓淡、笔锋回转变化之中,甚至于诗词歌赋之韵律,戏曲唱腔之起伏变化无一不是“线条”的艺术。



 

作为中国传统美学之集大成者,线条与意境是中国书画里最核心的美学表现。中国文人将自己的对美的理解,凝聚于笔墨间,寄托在线条上。于是,书法成为文人表现自己内心,最基础、纯粹的手法。挥毫泼墨,让墨迹在纸张上呈现出的线条之韵律与情怀,造就出无穷的意象,这便是书法的艺术精髓。而在绘画中,线条更是造型之根本,意蕴之灵魂。线条,它简洁有力而又变化无穷,于是它成为一种最能直写胸臆,抒发情感和体现个性特色的中国传统艺术表现手法。





自唐宋以来,社会安定、富足,中国文化的发展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随着物质生活水平提升,人们越来越重视人文精神的发展,随着审美水平与眼界的提升,中国文人开始将自己的审美情趣从三尺案头之上延伸到文房用具、书房陈设乃至日常用品和庭院楼阁设计中,凡是目之所见,皆可成为文人手中的艺术载体。而文房用具、书房陈设因其轻巧、精致便于创作同时亦是日常不可缺少之物,逐渐成为文人手中除笔墨之外又一类寄托己志、抒发情怀的载体,“以刀作笔,寄情于物”一时间成为流行。





文房雅玩,不需要繁复的雕刻装饰与镶嵌,却自有一股端庄典雅之气,这正是线条的独特艺术魅力之所在。

文房器具,如笔筒、镇尺、都承盘等器形都体现出简洁、流畅,富有韵律的线条美。通过各种曲线、直线以及线与面的不同组合、交接产生的立体效果,在兼顾实用功能的基础上,丰富了器形空间立体层次感,也丰富了其本身的艺术表现力。





而能在审美情趣与实用功能间寻得如此完美的结合点,莫不与当时文人雅士的积极参与有关。文人雅士在参与器物的设计制作中,他们不仅将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对生活的体悟以及自己的理想、志趣融入其中,赋予了独有的灵魂魅力。





有了文人的参与,文房器物逐渐脱离了“匠气“的呆板与木讷的气质。文人将线条之神美、韵味表现与器物的榫卯结构与造型之间,器物展现出全新的优雅之美,令文人更想往之,甚至有”弃文为匠“之人。这样看来,明熹宗朱由校因为痴迷于木匠手艺荒废朝政,也不难理解了。



 

诸类文房雅玩的造型,常以自然为范本,常见的器形有竹子、灵芝、瑞兽等等。以线条描绘自然,以自然寄托人之情怀,寄情于物亦是道家“天人合一“之思想吻合。文房雅玩中,最常见的线条是直线与圆弧,曲中有直的线条变化,寓刚于柔,以体现委婉、含蓄之美又可见儒家“中庸”、“以和为贵”之思想理念。二者思想相通之处,为求自然、浑圆以及完整之境界。




文房器物,自从有了文人的参与,造型愈加呈现出质朴、沉稳的气质,线条与造型比例雅致、精巧又兼顾实用功能。乍看之下平凡无奇的文房雅玩,细品之中又有独特的气质与品位。有若是一杯清茶,有若是一杯清茶,入口之初平淡无奇,细细品味确是回味无穷,这或正是文房雅玩特有的魅力,让人陶不知不觉醉其中。




(以上作品图片,均来自第六届集珍坊艺交会)



今日荐读



美艳如我  二号矿石

雅趣丨一文之室,悠悠茶间蕴天地

市场风向标已变——什么样的藏品才会开启老石友的口袋

形神韵并茂,笔意在秋毫——陈敬祥谈寿山石动物题材的创作

漆澜 丨《堂堂正气——明清寿山石古兽印钮、罗汉工刍议》(明清印钮篇)



↑长按二维码关注

寿山石文化网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商城 购藏寿山石珍玩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