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纵使有千般变化,我独爱你这一色

2016-10-03来源:寿山石文化网


皮特·蒙德里安作品

 

色彩,是视觉的呈现形式,是人类感知世界的直接方式。从远古先民开始,控制色彩的使用和表达就已经是创造视觉审美的基本能力。


回望我国两千多年的文明进程,夏商周时期开始,一直到清末至今,色彩的表达就好比人的性格一般,具有历史的阶段性特征。

 


法国·拉斯科洞窟壁画


历代帝王都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审美中心,光在帝王的服饰色彩变化上就可以看出,夏朝尚黑、商周分别尚白与红,秦朝尚黑,汉代以后,青白黄红成了帝王家色彩的主流选择。

 

尚黑之风一直是我国民族的一种色彩心理,在我们的印象中,古代帝王的龙袍都是红黄色调,然而秦始皇开始,却以黑色作为龙袍的颜色,从此,秦朝就以黑色为正色,服饰等都以黑色为主。



日本设计大师山本耀司说过:黑色是颜色的尽头

 

同样,在日本,黑色作为一种高贵的色彩被使用在他们传统服饰上,日本是尚黑的民族,对黑色有一种独特的审美。他们对宋代的黑釉瓷器就情有独钟,极度追捧。

 

宋代瓷器中,黑釉瓷应首推建盏。建盏在日本被奉为国宝级别的茶碗就占到四件。他们喜欢这种玄秘的星空般变化,追求夜空和夜晚的深邃、空无之感。枯淡的感觉十分契合日本禅宗的思想,无的境界、侘寂之美。







黑釉瓷器的发展



 

中国瓷器的发展,经历过漫长的岁月,原始青瓷的出现意味着中国瓷器的发展从陶真正迈向了瓷。而黑釉瓷的出现,几乎是与原始青瓷齐头并进。


 

瓷器的色彩今天看来已经很多了,五彩斑斓,在最早期的时候可不是如此,色彩种类单一,颜色变化不大。


黑色釉瓷器也并不是大量烧造,人们反而是追求淡色瓷,并逐渐将瓷器烧造过程中的影响颜色纯度的杂质减少,从而出现洁净的白瓷。


 定窑白瓷碗


瓷器的釉色和所含金属元素有很大的关联,黑釉瓷的含铁量十分高,早期的黑釉瓷出现在东汉时期浙江德清一代,这里也是原始青瓷的产地。


这时所烧的黑釉瓷器,质量好的氧化铁含量可到达百分之八,就有如漆器一般的光亮漆黑之感,而且釉面莹润、细腻饱满。

 


德清窑鸡首壶


然而,翻开中国陶瓷史,黑色釉瓷器并非主流的瓷器色彩,宋元明清以后历代官窑器都是色彩或淡雅或华贵,而黑釉瓷的出现和使用仅在民间范围,但其实,黑釉瓷在唐代就是十分盛行,到了宋代达到高峰。

 

而就在中国陶瓷辉煌的时期——宋代,五大名窑交相辉映的工艺环境中,八大窑系却出现了不少是以黑釉瓷著称的窑口。南方的建窑及建窑系窑口、吉州窑,北方则有磁州窑、耀州窑等,就连定窑以白著称的窑口都有让人惊叹的黑定瓷。




之后一直到了康熙时期,黑釉瓷的出现并不多,而康熙朝也有烧造黑色釉瓷器,但是此时的瓷器烧造工艺在颜色釉的控制上已经相当熟练。


明代时期景德镇工匠在宋人黑釉瓷基础上想要延续黑釉瓷的烧造,发展乌金釉,然而工艺的不够稳定,难度相对较大,因而没有发展,而且也不流行。


反倒是康熙年间烧造的乌金釉瓷器,烧成稳定性高,这由于当时所使用的是化学釉,用进口原料,添加氧化锰、氧化钴等,大大提高了烧造成功率。



清代乌金釉描金


乌金釉的工艺在清代唐英督造阶段,不仅烧成稳定而且发展出了乌金釉下彩为底色,在釉上彩绘或描金,所成器型加上装饰工艺精美绝伦。



 

 


建窑黑釉瓷的色彩




建窑黑釉瓷器众多黑色釉瓷器中独树一帜,在宋代单色釉瓷的大环境下,更显得特别。建盏是建窑瓷器的主要产品,宋代斗茶风行的社会背景使得建窑踏上了辉煌时期。

 

宋代单色釉瓷器清淡素雅,风格简朴。虽然是单色釉瓷器,但是其色彩变幻丰富,种类多样,就青瓷而言,就有影青、天青、粉青、豆青、梅子青等。


元 龙泉窑梅子青釉菊瓣纹碗

 清乾隆 粉青釉盘口瓶


而宋代建盏的色彩在人们的印象中比较单一,以黑色釉为主色调,然而在这样的色调中,其色彩变幻更是精美,在单色中求变化。


建盏的色彩其实在黑色调中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就拿兔毫斑纹而言,其中金兔毫、银兔毫、黄兔毫等种类十分微妙。



宋 兔毫银口斗笠碗 


传统的建窑茶盏虽说是黑釉瓷,然而纯黑色的反而不多,除了乌金釉盏以外,兔毫、油滴的斑纹变化使得建盏的颜色变化丰富,其中黑色也以青黑为贵,就连宋徽宗都有“盏色贵青黑”之说。



在黑色的前提下寻求变化,玉毫条达或紫欧蟹眼。古代窑工们在烧窑过程中控制胎土及釉料中的含铁量变化,逐渐的他们发现,黑釉实际上在窑内气氛的变化中,由于含铁量的高低不同,正是产生不同效果的原因,同时这种无法预料的结果反倒提高了陶瓷工艺的趣味性。


宋人的审美习惯和高度不同,在看似呆板的黑色釉瓷器中,他们品味到其中的微妙,赋予高度的赞美,欣赏这种无意间的美感,而又有意的关注到美感的呈现。这种视觉享受给建盏的美带来了勃勃生机。






建盏“玄”色之美




“玄”作为颜色指的便是黑色,建盏的黑色釉自然就是一种玄色,因为建盏釉料中的氧化亚铁的含量较高,氧化亚铁所呈现的是黑色,因而所烧出来的瓷器便是以黑色为主,在黑釉瓷烧造过程中,窑内需要达到高温无氧的状态,以防止不稳定的氧化亚铁转化为三氧化二铁,然而要烧造出如宋徽宗所描述的青黑色釉面是极不容易的。

在《说文解字》中有这样的文字:“黑而有赤色者为玄。”建盏的特点之一便是如此,又有《千字文》的开篇第一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玄黄指的天地的颜色,天空玄秘正好印合了建盏中的曜变斑纹宇宙般的景象。


建窑曜变盏在日本能够备受喜爱和争抢,这与其深夜星空的无限之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如汉代刘祯的《公宴》所写:“遗思在玄夜,相与复翱翔。”




纵使现在无论是建盏还是所谓的“天目”,他们在本质上依然有所区别,建盏的工艺不断在创新,色彩变幻也更加丰富莫测。



传统的建盏色彩在玄色的感觉上更显神秘莫测,其美感表现在沉稳内敛之中,是最让人爱不释手的。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日荐读



偶有三层皮,你未有——乌鸦皮田黄问心最深处

得到一个合适的它,犹如拥有一个善解人意的情人

一千三百度后的一见钟情

这件东西,让日本人狂热追捧了一千年

盛世华诞,壮我河山,金秋十月集珍与您共度



↑长按二维码关注

寿山石文化网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  进入集珍坊 购藏 文房精品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