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茶花女”因为他来到了中国

2016-11-17来源:行走坊巷间



▲《茶花女》是小仲马的代表名作,在120年前以中文译本的形式进入中国。这部广为人知的小说现如今已有多种译本,而它最早的翻译者是林纾。(图为电影《茶花女》)


清末的中国虽然灰暗,但不乏有志之士不断涌现。大批的青年留学海外,是为了能更好的改变这个落后的古老国家。《天演论》、《中国江海险要图志》、《拿破仑法典》等一系列谈论治国法律的书籍也是在这个时候经过翻译穿到中国,成为国人了解西方制度,促进依法救国的桥梁。与此同时,大量的西方文学作品也在文人中间传播开来。《巴黎茶花女遗事》是中国近代最早翻译的外国小说之一,自发售起就风靡全国。他的译者是来自福州的翻译家林纾。



▲林纾画像


林纾,字琴南,号畏庐,别署冷红生。他精通古汉语,文才更是出众。虽然有着“译界大王”美称,可林纾对外文是全然不通,全是靠过人的才气成就了一部又一部的作品。而成就他的则是光禄坊。



▲如今的光禄坊


三坊七巷人杰地灵,自古就是文人墨客的聚集地。要是论诗文作品,光禄坊一定首当其冲。宋朝时,在坊内有一座寺院俗称闽山保福寺。曾任光禄卿的福州郡守程师孟时常到此吟诗游览,僧人就镌刻“光禄吟台”四字于石上,光禄坊由此得名。而在此之前,它有另外一个名字——玉尺山。



▲石上所刻为“光禄吟台”


▲“光禄吟台”


福州有句民谚:“三山藏、三山现、三山看不见。”闽山是“三山藏”之一的一座小小的山,但山上却有“石平如尺”的奇观。就在这神奇的小山上,有一座幽静的房子,这就是后来光禄坊中最著名的文人聚集地玉尺山房



▲闽山


▲闽山上的追芳亭


事实上,玉尺山房曾历经多位主人,最后成就他的则是沈葆桢的女婿李端。据悉,李家有大量的藏书,李端的儿子李宗祎极喜好诗歌,时长召集文人好友在家举办诗会,最终成立了当时最出名的诗钟诗社,每月聚会四、五次,长达十年之久。这其中文采最出众的就是林纾。而林纾的父亲林国铨也是玉尺山房的其中一位主人,可以说林纾便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生活。


▲林纾


林纾的翻译生涯的开始只是一个机缘巧合。1897年,为了让林纾排解丧妻之苦,他刚从法国留学归来的好友王寿昌就劝其一起翻译小仲马的名作来消解愁绪。但是林纾根本不懂法语,遂由王寿昌口述林纾笔录。


传说那时闽江上的一条小船中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王寿昌手捧原著,边浏览边口述;林纾则展纸挥笔。林纾耳聪手疾,文思敏捷,仿佛小仲马附身一般,短短几小时就完成了六千多余字。由于深陷发妻离世的悲痛中,常常被书中伤感的情节触动,不禁泪如雨下,也引得王寿昌颇受感动,两人皆抱头痛哭。真是“可怜一卷茶花女,断尽支那荡子肠”。



▲林纾所译《巴黎茶花女遗事》


两年后,《巴黎茶花女遗事》公开发售,一时间洛阳纸贵,风靡全国。由于如此的热卖,让林纾能继续沿着翻译之路走下去。在之后的27年里,林纾就在不谙外文的情况下,与多位海归才子合作翻译了200余本外文作品,其中不乏名家大作,例如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塞万提斯的《唐·吉坷德》、笛福的《鲁滨孙漂流记》等等。至此,林纾被公认为中国近代文坛的开山祖师及译界泰斗,并留下了“译才并世数严林”的佳话。



▲林纾所译作品


林纾还曾经翻译过柯南·道尔的《血字的研究》。这是“福尔摩斯”系列中的第一个故事,林纾所作的译名是《歇洛克奇案开场》,并不是像网络传说的那样因为福州人分清“h”和“f”,所以创造了“福尔摩斯”这样的译名。


事实上,林纾翻译过柯南·道尔的许多小说,但最为全世界所熟知的侦探故事却只译过这一篇。因为早在1896年,由张坤德所翻译的系列侦探小说已经在《时务报》上连载,名为《英包探勘盗密约案》,题下署“歇洛克呵尔唔斯笔记”。无法想象这本世界闻名的小说曾经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而更令人费解的是连主角都换成了华生医生,还被冠以一个中文名字“包华生探案”。



▲林纾所译作品


林纾翻译的作品广为流传,但是仍存在不足。由于不懂外文,林纾一直凭借自己的文学素养来弥补原作的不足,这就意味着他时常在做删减,背离了翻译作品的初衷。钱钟书曾在收录于《七缀集》中的《林纾的翻译》一文中这样评论道:“纾近30年的翻译生涯,以1913年译完《离恨天》为界,明显地分为前后两期。前期林译十之七八都很醒目,后期译笔逐渐退步,色彩枯暗,劲头松懈,使读者厌倦。”清末民初的文学家曾朴也曾提到如果林纾能意识到白话文才是大势所趋,将会有更多中文基础薄弱的民众读到外国文学。




但是如果我们认真阅读林纾所翻译的作品,不难看出他的志向远不止于此。当时正是革命浪潮风起云涌的时代,中国需要更多的新思想,而这些新思潮大多都是从西方的文学作品而来。林纾翻译的小说不简单的是对语言的转变,而在其中加入了大量的新思潮,他想通过自己的爱国热忱来感染更多人。翻译一直都不是逐字逐句的照搬,而是对原作品的一种再创作。抛开那些缺陷,光林纾在其中注入的爱国热情,就能让作品永葆生命力。




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刚被打开国门的中国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到底怎样的方法才能救中国,这些外国的文学作品便成为了革命志士手中的旗帜。因为有林纾这样的翻译家作为灯塔,越来越多的读书人才第一次真正的看到了世界,读懂了自由平等民主,不再做井底之蛙。


END


 

注:文中部分资料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坊巷生活,尽在行走坊巷间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