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千年文儒,走出碧血丹心真英雄!

2016-12-13来源:行走坊巷间



2016年12月13日

是南京大屠杀79周年

是第三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是纪念在那场浩劫中失去生命的中国人


铭记历史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更长远的和平和民族的振兴。中国政府设立国家公祭日,不仅是为了让所有人勿忘历史,还是要让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人正视历史,反思战争。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南京大屠杀惨案中的遇难者高达30万


作为福州文化集中地的三坊七巷,在那些峥嵘岁月里也是改变了本身秀丽的面貌,换上了戎装,成为了新四军驻福州办事处,便于福建的统战工作。


新四军驻福州办事处

旧址位于三坊七巷安民巷53号,南面与居住在宫巷的林则徐次子林聪彝故居共墙。


▲昔日安民巷


▲2015在曾经的新四军福州办事处举办了福州抗日革命展


文人多的地方容易爆发思想的碰撞,所以坊巷里才会走出林旭、林觉民这样心怀国家人民,不畏死亡的忠诚的革命志士。


而在抗日战争时期,还有更多的人走向了保家卫国的第一线,为中华民族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海上的抗日勇者



三坊七巷文儒坊19号,是林则徐母家故居。

但更令人瞩目的是旁边的一块牌子“陈季良故居”。




陈季良

原名世英,是家里的老幺。陈家也是出名了书香门第,出过七位进士。


或许是受到表舅林则徐和抗倭名将戚继光及母亲的影响,陈季良从小便立志做保卫疆土的海军。他的兄弟们都读书走上了科举制路,唯独陈季良考入了南京江南水师学堂。



▲陈季良


1911年武昌起义时,时任“海容”舰枪炮大副的陈季良指挥炮击刘家庙,打响了海军投向共和的第一炮。三年后,陈季良又被调任为“江亨”舰长,这一任命为他参与“庙街事件”埋下了伏笔。



▲江亨舰


1917年,摆脱了帝国主义战争的苏维埃政府,决定将沙俄侵占的黑龙江航权归还中国。为了能够控制黑龙江,北京政府海军部决定建立吉黑江防舰队。庙街位于黑龙江入海口附近,当时形势极为复杂,既有日军驻扎又有白俄的军队。


1919年10月下旬,苏俄红军游击队对庙街白俄军队发起进攻。



▲俄军在庙街建的哨所、营垒和早期的移民点


庙街的白俄军队向陈季良寻求帮助遭到了拒绝。不久,苏俄红军击溃了白俄军队,进入庙街。这次换做苏俄红军派代表向陈季良求助,请借中国海军舰炮给红军使用。陈季良连夜召集四舰军官开会,一致决定借炮给红军。


在中国海军的帮助下,苏俄红军很快攻克日本领事馆,占领了日军盘踞的洋楼,击毙日军数十人,俘虏130多人。


1920年15国干涉期间,庙街被日俄军队轰炸后的景象


“庙街事件”后,北洋政府并没有惩治陈季良,而是让他继续在海军服役。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陈季良指挥了被外军观察家称之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最惨烈的海空战”——江阴海空战。在没有任何空军力量支持的情况下,他率中国海军第一舰队的四艘战舰与日本三百多架战机、七十多艘军舰,浴血战斗了两个月零一天,击落敌机二十多架。


这一仗,使得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美梦彻底破碎。


▲江阴海空战资料图


陈季良一生为了保卫国家而战,却没能亲眼目睹抗日战争的胜利,带着遗憾离去。


抗战胜利后,陈季良的水泥灵柩被运回老家福州。当载着陈季良灵柩的军舰抵达福州马尾港时,家乡人自发地涌到码头上迎接这位英烈魂归故里,场面甚是感人。


战功卓著的陈季良不断为中国近代海军史写下可歌可泣的篇章,他用自己的戎马生涯为我们诠释了奉献二字的真谛。



▲陈季良故居中的六角亭


正义的审判官



位于南后街的叶氏家族是福州著名的科举世家,曾创造“六子登科”“五世八翰林”的辉煌,被誉为“世翰林”。


叶氏后人不仅文人辈出,也培育出爱国志士,其中出任审判“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案的法官叶在增就是叶氏后裔。



▲福建省非遗物质文化遗产博览苑(旧时南后街叶氏故居)


叶在增

1912年出生于文儒坊,1934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法律系,大学毕业后,叶在增到九江法院任书记官。




▲叶在增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叶在增投笔从戎,时任江西保安团第十一团第二大队第五中队政治指导员。


1938年7月20日,日寇进攻九江城,叶在增与其战友奋起抗击。九江沦陷后,叶在增与部队撤至岷山,继续以游击战方式抗击日寇。



1947年2月7日《中央日报》刊登了谷寿夫受审的消息。


1945年12月,随着国民政府成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中国战区的战犯进行审判,法庭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审判长、审判官、书记员、证人等相继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叶在增因精通法律,是司法界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又是参加过抗战的现役巨人,富有正义感,被选入了审判法官阵容,同时被国民政府授予上校军衔。


▲叶在增(右一)、石美瑜(右三)、许传音(右四)等人在中华门挖掘“万人坑”后合影


“这是一次世纪大审判。能为30万死难同胞开庭审判战犯,是我一生最荣幸的事。”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够有机会亲身参与审判日本战犯,叶在增心情非常激动。


开庭前,叶在增从调查取证着手,察看了多处屠杀现场遗址,开了20多个调查庭,找寻到一千多名中外证人。为了搜集日本战犯的罪证,他在南京奔波了两三个月。



▲南京大屠杀的头号犯人谷寿夫


1947年2月6日,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中山路励志社礼堂(现中山东路307号)公审战犯谷寿夫。


法庭上,面对指证,谷寿夫依然不认罪,叶在增举起手中的一本《南京安全区档案》批驳,还命法警抬出两个麻袋,从中取出一具具人头骨,摆放在离谷寿夫3步远的桌上,此情此景,触目惊心。面对白骨,谷寿夫终于哑口无言。


审判结束,叶在增亲自拟定判决书,咬牙含泪书写6000多字。



叶在增(左)在审判日本战犯的法庭上。


3月10日,南京军事法庭对战犯谷寿夫进行了宣判。也正是在这份判决书中,确定了日军在南京屠杀30万同胞这一数字。



▲审判谷寿夫时,南京市民聚集在法庭外聆听



▲谷寿夫在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上接受审讯



▲南京大屠杀案主犯谷寿夫被押赴雨花台刑场,执行枪决。


直到晚年,叶在增都没有闲着。而是利用其得天独厚的人生阅历,一边写文章,继续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罪行,一边又利用空闲时间,到中小学校,讲他经历的历史,要青少年莫忘国耻,建设祖国,珍爱和平。


上世纪80年代初,有关部门着手筹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叶在增得知后,又为其四处奔波,收集史料,为建馆、立碑献计献策。


叶在增通过公正审理,将战犯绳之以法,不仅是对生命的敬畏,也是还整个人类以尊严。



▲2016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忆往昔峥嵘岁月,总是让人感慨万千。


历史告诉我们,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

只有人人都珍爱和平、维护和平,只有人人都记取战争的惨痛教训,和平才是有希望的。




此时此刻,我们铭记历史,谨以此告慰所有在南京大屠杀惨案中不幸罹难的同胞们,告慰所有在日本侵华战争中不幸死难的同胞们,告慰所有在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中英勇牺牲的同胞们,告慰所有在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伟大斗争中英勇献身的同胞们!


注:图中部分图片资料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