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出生在城市里的人,是否有乡愁?

2017-04-18来源:行走坊巷间


 

出生在城市里的人,是否有乡愁?


沈从文先生在文章里说“我发现在城市中活下来的我,生命俨然只淘剩一个空壳,正如一个荒凉的原野,一切在社会上具有商业价值的知识种子,都不能生根发芽。”在这里,乡愁似乎成了“乡野情结”“诗意栖居”的代名词,而城市,是陌生、疏离的,甚而是只余利益关系的所在。

 


确然如此么?城市承载了人的梦幻和热情,如刘易斯·芒福德所言“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当一座城市的文化消失了,它的真实面貌便也在雾中消隐。而城市里的“乡愁”大概也不只是对旧时旧地的眷顾和依恋,它是一种文化现象,表征着一种历史情愫,更寄寓一种文化表达。城市的“乡愁”是一种关于文化的乡愁”

 


三坊七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福州人认领的“文化精神的故乡”,它不仅仅代表着一种城市的遗存或痕迹,它是具体的一人一物、一草一木,它将独特的记忆和个性,烙印于现代福州人的生命背景中,并通过种种方式的记录和诠释,诉说着永恒的文化乡愁。




坊与巷,这是两个古老的词,时间已经在上面镀了一层厚厚的铁锈,锈色下,它们日益逼仄、狭小、泛黄、淡远。似乎已经缩在角落里。似乎已经脆弱得像一片枯叶。似乎连呜咽声都渐渐凝噎。现代社会铺天盖地的时尚浪潮与它们无关,它们属于过去,属于旧日生活。但如果怀想,只要怀想,我们就看到了,看到它们曾经花朵般开放在时间深处。




三坊七巷是属于过去的么?在那些陈旧斑驳却也曾镂金错彩的老房子里,它庞大深沉的过往,被氤氲得烟云袅袅,水汽泱泱。

 

这里曾有多少不凡人物,在孤独疼痛里撑起民族精神的骨架,将全副生命精神付就碧血黄花。



这里又是多少文人的“归园田居”,他们抱朴守拙,行迹敛,在诗情画意中如释重负。


这里的爱情是飒爽浓烈的,也是缠绵泣血的,因为女子的果敢,乱世的殉陨。


三坊七巷,近代半部民国史,悲壮激烈却也云淡风轻。



逝者如斯,可分明,它的粉墙还在,青瓦还在。‘无数的高官巨商大儒在此买地建房,却又都不约而同地将这个格局小心维持下来;现代都市轰隆隆的行进大脚,也奇迹般从它身边一次次绕过,没有踩下。


我们时或在快节奏的生活里稍作一顿,驻足凝视它所经的风雨与烟尘,但实际上它的时间还在向前,它还在酝酿生发着新的故事,参与着现代人的生活日常。



有人说,凡怀乡怀国以及怀古,所怀者大抵都是空想中的情景,因其与现实社会较为隔离,容易保存美的印象,于是对不在面前的事物的不胜恋慕,便占据了心的全部。我们对于三坊七巷风烟过往的怀恋是否也是如此?


萧春雷在《三坊七巷的灵与肉》一文中表述道,“当传统意义上的世家都风流云散,三坊七巷的文化生殖力是不是已经丧失?所有的坊巷都可以重建,但我们如何重建旧日的文化氛围和社会关系?”



或许真如他所言,三坊七巷在某种意义上已然成为历史陈迹,它的修缮和复兴可能也只是单纯的建筑学和商业意义上的重新架构。


但我们若能传承前人对生命的热情和理想,在当下的时间维度里,“努力用人力发展自然与人生之美,使它成为可爱的世界”,虽则以往确然是不可谏的,虽则不是百分之百,三坊七巷里的古迹人文与现实理想,也是可以达到灵与肉上的契合的吧,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文的重建和延续”。


注:文中部分资料图片来自网络,

《城市的守望:三坊七巷》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今日荐读



明明有才华,可他偏偏要靠“颜”值

北宋版“见字如面”,这是一场不可错过的“旷世痴恋”……

二套房都限购了,我爹却连首套房都不让买
严校长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皇帝的老师是谁都能当的?前提是你愿意赌上一辈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