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大漆丨不朽的千年之美

2017-01-13来源:行走坊巷间



大漆,在中国文化的历史演变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大漆之美,以其独特的工艺和韵味,为我们提供了造型、纹饰、画面,它肌理紧致复杂,表面光滑,极具东方内敛的审美特质和神秘感,给我们带来了视觉与精神的双重享受。



初识大漆



01

大漆是什么?


大漆,又名生漆、土漆、天然漆。

是漆树分泌出来的树脂,经过加工处理而成的纯天然涂料,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植物漆。




它是“涂料之王”,不仅抗潮、防腐、耐酸、耐热,又可配制出不同色漆,光彩照人。能涂鸦、能粘连、能成膜、能髹饰的生漆特性是漆工艺起源、发展的先决条件。


02

大漆来自哪里?


大漆取自天然漆树。

漆树是落叶乔木,树高可达20米。它可是个“任性”的家伙,生长的地方不但要高海拔、高湿度,还要气候稳定,而且,八年以上的漆树才可以产漆,3000棵漆树一天也只可采到一公斤生漆。




漆农用蚌壳割开树皮,将蚌壳或竹片插在刀口下方,采集的漆液汇入木桶后,用油纸密封保存。采漆要在每年四月至八月,阳光最充沛的时候进行,用最原始的方法来采集,而且,不能在同一棵漆树上过度割取,使之“过劳”,所以有“百里千刀一斤漆”之说。


03

大漆的组成成分?


大漆是一种天然的油包水型乳液,一般由漆酚、漆酶、树胶质和水分组成,没有甲醛、苯酚!以上成分无毒、无害。


 漆酚 是一种油状有机液体,是大漆的主要成膜物质,含量在50%~70%。

 漆酶 是一种有机催干剂,含量约10%。

 树胶质 是一种多糖类化合物,可使大漆中各成分形成均匀的胶乳,含量一般为3.5%~9%,含量的多少将影响大漆的粘度和质量。


其他还有氮、水分及微量的挥发酸等,刚割取的漆液呈乳白色粘稠状,接触空气后氧化颜色慢慢变深,最后成为栗壳色。




生漆很难调成鲜艳的色漆,因为生漆本身色泽深沉,颜料加入其中,很容易被生漆原色征服,所以古代漆器大多是黑、朱二色。


04

生漆的制作过程?


我们一般接触到的生漆都已经成为了“熟漆”,直接从漆树上采割的生漆是不能直接在生活中应用,需要对其加工,变成熟漆。它的加工工序很简单:日照、搅拌、加入桐油。



不过,大漆有唯一的缺点:

初次接触的人可能会产生过敏反应,用行话说就是被漆“咬”了。但是,这种现象只是发生在大漆未凝固的状态,干燥后的成品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所以,大漆“有毒”就属于一个美丽的误会了。


大漆发展



天然生漆的涂装应用源远流长,我国发现和使用天然生漆可以追溯到公元八千多年以前。最新的考古发现,杭州跨湖桥遗址出土距今8000年前的漆弓


据史籍记载漆之为用也,始於书竹简,而舜作食器,黑漆之,禹作祭器,黑漆其外,朱画其内。《庄子·人世间》就有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的记载。



丨原始时期丨

(朴实)


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就已经认识天然生漆的性能并加以应用延续至今,这个时期的漆工艺均还处于简单、古朴的阶段。



丨夏商周丨

(发展)


这个时期的漆工艺有了明显进步,出现雕花、蚌壳、蚌泡、玉石等镶嵌装饰工艺,漆器开始从实用向审美意义的方向发展。



丨战国时期丨

(创新)


漆工艺史上的重大发展时期,器物品种、数量大增,在胎骨做法、造型及装饰技法上均有创新。



丨秦汉魏晋丨

(绚丽)


秦汉时期,髹漆工艺首次高峰,漆色以红、黑为主;晋朝开始,出现以暗绿为底色的绿沉漆。加之金、银箔贴花大量流行,色彩明丽,气韵生动。



丨唐宋时期丨

(华贵)


唐代漆工艺大放异彩,风格华贵,工艺超越,螺钿、金银平脱、雕漆等技法盛行,达到空前的水平;剔红、剔黑和剔犀漆器也已经出现。至宋代,漆工艺又进一步的工业化。



丨明清时期丨

(鼎盛)


官方与民间并驾齐驱,出现集工艺之大成的著作《髹饰录》,开创千文万华的鼎盛局面。



大漆工艺



髹饰  

[xiū shì]

一种汉族传统工艺。用漆漆物,谓“髹”;“饰”,寓纹饰之意。


“髹”字作为漆艺的专有动词使用,颜师古:“以漆饰物谓之髹”,中国汉族民间则把以漆饰物的动作也称为“漆”。

[ 素髹 ]

表里一色 · 材质取胜


[ 描金 ]

采取金色 · 描绘花纹


[ 螺钿 ]

贝壳镶嵌 · 色彩熠熠


[ 点螺 ]

薄螺镶嵌 · 随光变幻


[ 雕漆 ]

厚漆雕刻 · 纹饰精美


[ 金银平脱 ]

金银镶嵌 · 华丽贵重


我国漆器工艺在明代《髹饰录》中记录的漆工艺表现技法就达497种,还有[填漆][平漆][斑漆][戗金] [堆红]……


大漆器物




漆的最初意义在于器用。


说到大漆器物,那么不得不提到福州的脱胎漆器。

它是与北京的景泰蓝、景德镇的瓷器同列“中国工艺三宝”。



脱胎漆器,是失传的"夹纻"技艺的重生,采自天然生漆,加之繁复的髹饰技艺,集轻盈与瑰丽于一身。


沈家老铺,在福州是无人不晓,脱胎漆器的首创者沈绍安更是被赋予了传奇的色彩。




乾隆三十二年,沈绍安出生在福州双抛桥河墘小花巷,自幼喜欢研究油漆工艺。沈绍安30多岁那年,他应召到县衙修复匾额,发现该匾的金字表面虽褪色,但里层由夏布裱褙的底坯却依然坚固。




他请教行家,才知道,这种贮加灰烷裱,又称“夹苎”技法,早在我国南北朝时已有生产,后来长期失传。聪明的沈绍安四处虚心走访求教,苦心钻研,多次试验,将这门失传的技艺用到了自己的漆器上。





先用泥土、石膏捏塑各种器物模型,做成原胎;

再贴上夏布,在经过反复的刷漆和阴干后,夏布会变硬变轻。


这时再用硬物敲打外壳,里层的胎体会被震落,只剩下轻盈坚固的麻布胎,此谓“脱胎”;再精细加工,髹以彩漆“点睛之笔”,就成“脱胎漆器”。


因此,看上去重如泰山的脱胎漆器,实则是“身轻如燕”。




大漆传承



1962年,越南漆艺展在我国展出,人们看到诞生于我国的漆器,竟有如此魅力,重新开始了对《髹饰录》的探究。令人动人的是,如今,有氤氲着生漆气味的作坊中,依然有人在默默坚持着传承技艺。




大漆,是有生命感的,刚完成的作品如同新生婴儿,在岁月中不断成长,每一层漆被不断地“唤醒”,时光造就漆的温润,也正是这一种特性,使得大漆历经数千年而历久弥新,始终焕发出不朽的艺术魅力,记载、传承着辉煌的中华文明。


注:文中部分图片资料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