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木版年画 | 岁月里质朴的守护

2017-02-07来源:行走坊巷间


没出十五还在年里,可总感觉和平常的日子没什么差别。家里老人常说现在天天都跟过年似的,以前我们到过年才能吃顿肉;或许就是因为这“天天过年”,春节然而变得平常起来。



可这终究是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想要归心似箭的游子,和家里人的深情等待。


这便是“中国味”,一种朴实却是深情的守护和盼望,同时我们也把这种“味道”具象化。



估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旧时记忆,春节里走过每家每户,除了春联、福字,门神的年画最为夺人眼球。



门有两扇,门神成对。唐朝以前,有无门神尚不得确知,如果有,大概就该是神茶、郁垒。创造他们的绝不能是简单的画纸,必定是要经得起风吹日晒的,所以才要用彩色颜料印制,才能保证家家户户的需求,这就是木版年画。



虽然全国各地都有相同的民间艺术形式,而福建漳州的木板年画也算是独树一帜,这也是因为漳州悠久的雕版印刷历史。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成为钦定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标准的鸿篇大著在漳州印刷出版,所以才有了“宋刻书之盛,首推闽中”的佳话。



木版年画就是古代的彩印机,真实记载了那是民间艺术的美,也是那一段历史往事的见证。

 

漳州的木板年画既有北方年画的粗狂雄沉,也有南方年画的秀美雅丽,是典型的中原文化与闽南民俗相结合的产物。



就像那家家户户都贴的门神,永远都是手持武器、怒目圆睁,随时准备同敢于上门来的鬼魅战斗;可若是仔细观瞧,在服装纹饰和线条上又是流畅圆滑。这种构图和无比夸张的造型,线条刚柔并济,极富有民间色彩。


《神荼郁垒》(清代雕版)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一直有一种“以丑为美”的传统,古人认为相貌出奇的人往往具有神奇的禀性和不凡的本领,所以门神相貌狰狞,但内心却是刚正不阿,能够降妖捉怪,保佑一家平安。


《狮头衔剑》(清代雕版)


年画既然是春节时使用,自然少不了艳丽的色彩,很多人便觉得十分俗气,大红大绿的颜色够不上“艺术”。可这正是木版年画最突出的特点,通过一种强烈的对比产生最强的装饰效果。


《年年添丁日日进财》(明代雕版)


一套雕版一般有黄、红、绿、白、黑五色,分别对应金火木水土。

 

在有色纸上套印各种颜色时,产生的厚薄肌理,色彩斑斓,印厚的地方,有重量感、凸凹感,大红大绿,大俗大雅;印薄的地方,底色散透出来,空灵又虚幻抽象,不发闷透气,十分古趣;薄色与厚色间相交叠,色调丰富奇幻。


《招财王》(清代雕版)


《丹凤朝阳》(清代雕版)


我们常见的年画都是印在朱红纸上,而漳州的木板年画也用黑纸印制,尤为罕见,更是大胆采用金银色,金碧辉煌但是又平添了几分肃穆,堪称绝顶。



这样民间的传统艺术是“俗”,但是“通俗”而不是“低俗”。俗与雅的差别往往只在人心,抛去别的不说,单是木板雕刻和印刷工艺就需要千锤百炼才能形成。色彩越丰富、构图越复杂印制难度就越高。最雅致的并不是多高超的艺术技艺,而是这背后那份纯粹的心。


《九流图》(清代雕版)


不可否认,这样的艺术已经被飞速发展的社会抛得很远,但只要还有人秉持传统,匠人们还是去完成他们的心愿。若说神明保佑家宅,可这神明都是通过工匠之手画出来了,倒不如说保佑一方平安的是匠人最质朴的心愿。




注:文中部分资料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