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杨玉璇、周尚均雕了这么多钮,篆刻的都是谁?

2015-06-23来源:寿山石文化网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林雨苍篆 寿山石印章


  前几天小编闲来无事翻了翻夏敬观的《学山诗话》,看到其中引用了清人郑杰《药炉集》里的一条记录:


  余素有石癖,积三十年,大小得五百枚,皆吾闽先辈所遗留。钮多出之杨玉璇、周尚均二家所制。随嘱友人林雨苍篆章,石既陆离斑驳,无妙不臻,章复规秦摹汉,诸法咸备。一层玩间,真觉心神俱爽,摩挲不忍释手。


  也是太不得了了!要知道杨玉璇、周尚均的印钮在当时也是非常难得的珍品,而这位叫做林雨苍的男人,居然篆刻了数百枚杨、周钮的印章!何方神圣啊他!


  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而且看郑杰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为此感到可惜,反而对林雨苍同学大加赞赏:


  余友林雨苍耽金石,工六书。篆法李丞相,廓落方圆;隶法蔡中郎,方劲古拙,久为世重。所作图章,直绍三桥宗派。镂金划玉,文朴艺工,譬若断璧残圭,古色可挹。雨苍著有《印史》、《印商贞石》前后篇,及为予制《印存》,可与薛穆生《汉灯》、练元素《名章汇玉》二谱,并垂不朽。


  郑杰觉得他的基友林雨苍能够和薛穆生、练元素齐名——这可是举足轻重的称赞,要知道我们闽派篆刻,可就出了宋珏、吴晋、练元素、薛穆生、许有介、兰公漪这么寥寥几位出名的篆刻家了!


  所以这位林雨苍究竟是谁?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先看看这位“郑杰”是谁:


  郑杰,一名人杰,字昌英,亦齐,号注韩居士,清乾隆年间贡生。好读韩愈书,曾计划辑注韩愈诗文,自题书室为“注韩居”。好藏书,推崇明藏书名家徐兴公“善聚善读,用心精勤”的精神,特别注重收集闽中文献。数十年收集文献十数万卷,其中最有价值的是原徐兴公藏书。


  说到这里,估计有些小伙伴感到眼熟了:徐兴公,不就是那位写《游寿山寺》诗的吗?我还记得他的那首诗!


  说对啦!徐兴公,字惟起,他的名比较复杂,乃是“火勃”二字合书,他曾经和谢肇淛一起跑到寿山附近“穷游”,过程中凿了点芙蓉石揣在怀里,同时还拜访了当时已经被焚毁的寿山广应寺,顺便就写下了一首《游寿山寺》的诗:


宝界销沉不记春,禅灯无焰老僧贫。

草侵故址抛残础,雨洗空山拾断珉。

龙象尚存诸佛地,鸡豚偏得数家邻。


  而这位郑杰,非常仰慕徐兴公的美名,估计除了推崇他“善聚善读,用心精勤”的精神之外,也推崇了人家对于寿山石章的雅好,因此收藏了五百多方的印章,其中大多是杨玉璇、周尚均的钮雕名品——


  看来,想要成为篆刻家,首先要有一位印石收藏家做朋友,还得是专门做名家收藏的。


丽则斋图书记 林雨苍篆


  捋清了这些,我们重新来看看林雨苍。


  林雨苍名叫“霔”(上“雨”下“注”,音“注”,千万不要写成“霪”!!!!),字德澍,“雨苍”是他的号,古人的号一向随便取,跟我们的网名似的一堆一堆,林雨苍自然也有其他的别号。比如早些时候号“桃花洞口渔人”,晚年又取了个新的,叫做“晴坪老人”,还有号“莲幕游人”、“杏林逸叟”等等。林雨苍从小就是一位“天才少年”,尤其精通金石学,他叔叔林淡茹是这么夸他侄子的:


  余从子霔,幼聪明多才艺,弱冠讲说文,金石篆刻之学靡不究览。余早岁嗜秦汉白文,时就霔问字。霔忘乃叔之痴,尝与订正舛伪,示余所著《宜雨楼印史》、《丽则斋印谱》、《贞石前后篇》及手集诸家篆法印章。各种摹勒蕴藉,考核精当。识字之难,余愧焉。


  可惜的是,林雨苍虽然聪明,但仕途不太顺利,就连乡试怎么考也考不上,最后他干脆不考了,一心开始学医和搞篆刻。甚至编纂了不少篆刻著作,除了上头说过的《宜雨楼印史》、《丽则斋印谱》、《贞石前后篇》之外,还有《虹桥印谱》、《借轩拾遗》。比较有名的就是《印说十则》。


《印说十则》书影


  可以说,林雨苍一开始和郑杰成为朋友,就是源于他要搞篆刻的初衷,前头说了,郑杰不但藏印,而且藏书十数万卷,等于是家里开了个私人的小图书馆,林雨苍颠儿颠儿地跑去找郑杰借了许多篆刻书看,郑杰也乐得开心:“刻印虽小技,非胸中有书卷,终不免俗乎。余友郑昌英,近时藏书家也。余每暇时诣之,凡有说篆、说印者,一一借观,时有得力。”


  写到这里,我不免要感叹一下真爱:讲真,谁要是向我借这种宝贝书,我是不肯的。


  郑杰不仅大大方方地借书给林雨苍,还十分欣赏他的篆刻之艺,下定决心之后,干脆把自己的藏印都送给林雨苍来刻,这就有了开头的故事,几百枚的杨玉璇、周尚均的印钮佳作,就全归林雨苍……来篆刻啦!


  “昌英尤喜蓄石,制章必出余手。”

——林雨苍《印说十则》


  想想也真是很羡慕啊!


  小编我也想有这么一位高富帅、又大方还收藏了名家钮雕的好基友啊!


  然而也只是想想而已,还是先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林雨苍的篆刻作品吧,小编个人觉得闽派篆刻的风格还是挺明显的:


从来多古意,可以赋新诗


有竹人家

亦佳山馆

鸭绿江南人


习与性成


入学学书

即事多所欣


长林山樵



  不少人也挺喜欢林雨苍的作品,比如江西新城籍的名宦陈观序就为林霔的《印商》作序:“闽东侯官林子雨苍,精许氏说文,其篆隶为当世推重。余宦闽之三年,长子希申偕之游。讨论秦汉金石,极得古法。益信林子之名非虚也。间作印章浑朴秀润,与闽中练薛二家相后先。夫篆刻小技也,而己卓然如是,其他可想见矣。”


  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朝的清代大臣韩崶在林霔所著《印商》题跋:“上探苍颉下丘坟,读破藏书自派分。下笔宋人能刻叶,得心郢匠善挥斤。烂钩破玉蛟螭篆,汉印秦章蝌蚪文。练薛两家堪媲美,闽中宿学合称君。”


  今天的故事讲完了~不管你们怎么想,我现在就要去找各位收藏家交朋友啦!各位下次再见~


寿山石文化网

寿山石文化深度阅读首选平台

与您分享美石美刻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