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高萌也最高冷的篆刻女神,到底是谁?

2016-06-14来源:寿山石文化网


上次咱们聊过了一边做大侠一边搞篆刻的苏宣,今天来讲讲历史上最高萌又高冷的女印人的故事。

说到“印人”的形象,可能大家最容易想到的就是男性文人:毕竟篆刻家一要有学识——你首先得认得这石鼓文、金文、大篆等等字体才好


(就这个事儿啊,文化网的小编都不知认错多少次印文了)。




其次呢,你得有力气——对!篆刻也是个体力活,没有石材之前文人得雇工匠用昆吾刀来刻玉,之后虽然有了石材,所谓“金玉之类用力多而难成,石则用力少而易就”,但篆刻终归是一件“运刀以腕”的事儿,这腕力永远是必须的,要不沈野的《印谈》里怎么吐槽说自己

“近来日作一二印,觉腰背间痛”




然而天天坚持刻印之后,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上楼也有劲儿……诶不对,是“日作数印,亦不觉自苦”,所以如果有腰肌劳损的……咳咳话题偏了扭回来——


古代的女孩子们,要不就是平头百姓家的不识得几个字,而大家闺秀的话腕力又不见得足够。什么,你说你是女汉子力气大得很,当代人不要来凑热闹!





所以综上而言,古代的女性篆刻家少之又少,但是这屈指可数的几位却是非常的有名!最出名的应该是被周亮工的《印人传》收录的韩约素妹子,也是第一位被记载的女性篆刻家!




说起韩约素的身份,或许要出乎大家的意料了,她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周亮工的《书钿阁女子图章前》:


“钿阁韩约素,梁千秋之侍姬,慧心女子也。幼归千秋,即能识字,能擘阮度曲,兼知琴。”



(随便配的图,别信)


这里记载得很清楚了:韩约素妹子是梁千秋的侍妾,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跟着梁千秋了,之后由梁千秋教她识字弹琴。那么问题来了:梁千秋又是谁?梁千秋单名一个字“袠”,在当时也是个小有名气的篆刻家——想想也是,如果夫君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也教不出什么能篆刻的侍妾来。




民国时期有位叫做的费只园小说家,写过一本《清代三百年艳史》(讲真这书名看起来有些噱头,然而为你们提前“品赏全文”的笔者表示,整本书其实并没有什么“你们懂得”的内容)



不过在这本书里,还是花了大半章来写韩约素和梁千秋的故事,虽然不乏YY成分,但其中对于小韩妹子的身世描写得比周亮工详细多了:


这约素生长白下,曾在秦淮水榭里,住过几年。千秋久负盛名,同杨龙友、蓝田叔,俱称莫逆。有时花间买醉,看这盈盈雏婢,弱不胜衣。千秋常叹道:“若个可儿,沦落风尘,不是很可惜吗?”龙友惯做撮合山,叫千秋移根而去。千秋橐金正在充牣,果以二百鐶购约素。约素憎千秋年老……得千秋寓里,只有些秃毫残墨,零纨继素,并无珍重品物,知道他是个寒士……


     总结起来就是小韩妹子原先是秦淮水榭里的风尘女子,被经常来秦淮这边烧钱买醉的梁千秋看上了,就把她买了下来,小韩妹子一看这梁千秋是个老头子,当即就非常嫌弃——所以讲,喜欢小鲜肉真的是女性本能——再加上梁千秋又没有钱,我的天这日子还过得下去?!小韩妹子这时候估计想把从中撮合的杨龙友痛打一顿了。



看到这里估计有人会很不服气:“这韩约素怎么这么嫌贫爱富,她咋弄个窜天猴上天啊?”




  盆宇们,评价一个人要看她所处的环境,小韩妹子从小就在秦淮河那种地方长大,三观早就定型了,不“嫌贫爱富”的话,可能还没遇到梁千秋就饿死了,所以我们得理解一下,宽容一点。



不过前面不是说了吗,好在梁千秋在当时是个小有名气的篆刻家,又会词曲,让小韩妹子过上富贵生活可能成点问题,但让她活得“文艺范儿”那是绝对没问题的!《清代三百年艳史》里写道:


幸亏千秋教他(韩约素)琴曲,渐渐有点领会“小红低唱,白石吹箫”,这是何等的风流呢?千秋料他聪明伶俐,决计传授他篆刻。起先是教他治石,方的、圆的、扁方的、椭圆的,相质造形,别有天然的风趣。镜台粉盝边,陈列这种累累怪石,也算是闺人奇品,他终日抚弄这石,磨光刮垢,千秋总说美人心细,才能够妥贴不颇。他把各种石质,都辨明白了。千秋更教他学篆,谨严精审,楚楚有致;上追秦汉,尤为古雅奇崛。慢慢教他章法刀法,又把他题个号叫做“钿阁”。约素是聪明不过的,况且千秋家藏的印谱,填委箱箧,观摩一番,领会一番。


(韩约素制印 印面)


(韩约素制印 印面)


总之,梁千秋不是个理想夫君,却在在是个好老师,韩约素也是个兰心蕙质的聪明学生。


  刚开始梁千秋教她“治石”,大概就是切章磨光之类,韩约素做得很好,周亮工形容说“石经其手,辄莹如玉”,后来梁千秋又教她刻字,这一来二去之后,居然把篆刻艺术学得有模有样——“次学篆,已遂能镌,颇得梁氏传。”另外,韩约素的篆刻也不是一味模仿梁千秋的,她的作品秀雅可爱,有自己的一番面目,“粉影脂香,犹缭绕小篆间”。



口衔明月喷芙蓉 韩约素 印面)



翡翠兰苕 韩约素 印面)


一代篆刻家初长成


但 是!


韩约素妹子虽然本人是个萌萌的女神范儿,但对于刻印一事,却要求很高,甚至略有点高冷的节奏。有人请她刻印吧,她不一定给你刻,一个章子没几个月是完不成的,而且特别挑材质,没有好的晶冻奉上,她是绝不动刀,还特爱放嘲讽,周亮工写道:


“然自怜弱腕,不恒为人作,一章非历岁月不能得。性惟喜镌佳冻,以石之小逊于冻者往,辄曰:欲侬凿山骨耶?生幸不顽,奈何作此恶谑?”


大意就是讲如果有人拿了质量稍稍逊色那么一点儿的石章求韩约素刻印,韩约素就会反问他:“你这是想让我刻‘山骨’吗?”“山骨”——大概就是山体内部的那些花岗岩之类的粗糙岩石。


周亮工估计是被妹子当面喷过或者是听人转述过那场景,感慨说:“这姑娘平时脾气也不差,怎么就喜欢放这种嘲讽呢?



另外,韩约素也不喜欢篆刻大印章,要是弄了大印章给她刻,也会被吐槽:“百八珠尚嫌压腕,儿家讵胜此耶?”大意是珠串(念珠通常一百零八颗,所以又叫“百八珠”)戴在手腕上尚且嫌重,你弄个比珠串还重的印章干什么?



总之韩约素妹子既挑材质又挑大小,还天生篆刻家一贯的拖延症,所以作品不多,就连周亮工这样的艺术大家、著名文人,也仅仅收集了不到十方的韩约素印。但就是这存世不多的印章,却让韩约素的名声流传至今,因此一技之长是非常重要的!周亮工都不免要夸赞她几句:


“钿阁弱女子耳,仅工图章,所归又老寒士,无足为重,而得钿阁小小图章者,至今尚宝如散金碎璧,则钿阁亦竟以此传矣。嗟夫!一技之微亦足传人如此哉!”



(韩约素 印面)


(韩约素 印面)





今日荐读



集珍艺术论坛首次亮相(文内附视频)

寿山石中的“不刻之妙”

对话国级大师林飞:抛去浮华 回归技艺

"真花独步"林飞作品展,开启专场活动新篇章

集珍坊线下展厅延长开放时间,每天9:30~21:00间恭候您来!




↑长按二维码关注

寿山石文化网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商城 购藏寿山石珍玩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