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乾隆富成这样,可是这件东西他也喜欢的不得了!

2016-07-06来源:寿山石文化网

 

我们曾经聊过齐白石"三百石印富翁”的事(链接在这),齐白石的印章在文人里来说,可能也不算少了。但说到对印章真爱的程度,齐白石面对乾隆皇帝这种收藏大腕儿,只能一边儿玩泥巴去。


对乾隆这个名字,全社会估计都耳熟能详。年纪大一点的,可能会马上想起张国立,90后、00后的心里,估计浮现的就是各种张铁林的“皇阿玛经典表情包”。





文化人调侃乾隆的人特别多,大部分认为他是个自恋狂。因为乾隆喜欢到处钤盖玺印,还喜欢写各种水准不怎么样的御制诗。由于活的特别久,他还一度干出了名义退休,然而继续执政的事儿(其实就是换个姿势来表达自己执政时间比谁都长)。


为这事儿他刻过一个章,叫做“归政仍训政”,“训政”就是接着管事儿的意思,比如慈禧和慈安那种,也叫“训政”。所以他这个印文的意思是“退休了还是朕说的算”。





现代人还很熟悉他的一套田黄三链章,这玩意儿也是在他当太上皇的时候刻的, 印面中的“惟精惟一”、“乐天”皆出于儒家经典。以“惟精惟一”为文之玺在乾隆早期就刻过很多次了,是他一贯执政的方针,常与“奉三无私”、“乾隆宸翰”一同使用。






这个三链章其实没有那么内涵深刻,大概就类似他当时心境的一条朋友圈,可以这样理解:老子还是皇上(乾隆宸翰),干活儿方针不变(惟精惟一),当前最重要的目标——保持心情舒畅(乐天)。






这么反映心情的印文,说白了这么奢侈的玩意儿只不过是他刻章路上的一个小插曲而已,并且“三链章”说的人够多了,十分的不新鲜,今天还是聊点皇阿玛的其他玺印。

 

说起来乾隆的人生真是多姿多彩,而他在刻印章上的事业更是登峰造极。他爱刻章,爱用印,爱到丧心病狂的程度。


比如他的藏品之中,收录在《石渠宝笈》里的那些统一必须盖五个章。这五个章分别是“乾隆鉴赏”、“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三希堂精鉴玺”及“宜子孙”。除此之外还有根据收藏的宫殿不同,再钤盖宫殿章。林林总总折腾下来,有时候一张图上甚至看不出画的留白,光看见他的印章了。



元·周朗《杜秋图》卷


乾隆不但爱用印,并且在印材上很有追求,举凡寿山石、青田石、昌化石、青金石、玛瑙、蜜蜡、墨晶甚至木头和竹子等等,能做印材的一个没放过,玩儿的种类相当的齐全。






乾隆以前,很多皇室的印章也都用的相当随便。旗人嘛,马上得天下,而且刚建国,制度上还没那么完善,谁有功夫在用印的在事儿上讲究?


但乾隆不一样,他对刻印章太重视了。重视到什么地步呢?乾隆曾经自己亲自监工,根据用印的场合、功用来重新选材、设计,把原本的旧印改的改,换的换,整理出了一套“二十五宝”。




比如青玉制的“皇帝之宝”用在喜事、丧事相关的文件上(大赦天下也用这个)。祭神的时候,则用“天子之宝”,征调兵马用“皇帝行宝”,封赏少数民族的时候用“天子行宝”,而“敕命之宝”则用于封官受爵。

 

当然,这“二十五宝”并不见得日常就能拿来用。比如我们上面说过的“敕命之宝”,就有日常版。

 




日常版的“乾隆敕命之宝”现在还在故宫博物院中,寿山石材质,群螭钮饰,用汉文篆书。整个印身四周都有夔龙纹的浅浮雕,钮头上则是盘踞螭龙。专钤于乾隆帝发布的敕书之上,其地位与“二十五宝”之中的“敕命之宝”同,规格相当之高。


就有记载的资料来看,乾隆一辈子少说有1800方以上的印章。单是他有一次过寿的时候,就一口气制了五六百方的印章(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寿山石)。

 




乾隆热爱印章,但最爱的大概还是田黄印章。我们现在看他收藏的字画或者御制诗上,常有的“三希堂”,“长春书屋”、“乾隆御笔”、“信天主人”这四枚印章,就都是田黄石所制。


 



2004年苏富比还拍过他的另一块田黄章,印文是“契理在寸心”。这个印文是乾隆自己所作的诗句。对于乾隆这种一辈子写了四万多首诗的人来说,搞出一个他认为很值得纪念的句子是不容易的,当然需要时常拿来暗爽一下。


 




这枚要时刻令他感到愉快的印章,自然需要他最喜欢的材质,否则看到印石就糟心,如何暗爽?田黄这种适宜把玩,本身又能够配得上他帝王身份的石种,自然就成为首选。


不过虽然乾隆那么喜欢田黄,可他的印章当中,非常大的一部分还是玉制。这主要是因为他喜用大印,而当时清朝的军事实力特强,控制了好几处边疆的玉矿,想搞多大的玺印都是妥妥的没有压力。而田黄印章的地位虽然也高的令人吃惊,大型的玺印的却一个都没有。





为什么呢?因为田黄石在那时候已经是稀缺资源了,能够品相好,又能切出玺印的大料非常少见(山子倒是有,但大不一定能切出章)。乾隆多用大玺,很多印面都到了12厘米以上,想找这样的田黄是不容易的。乾隆时期中国是全世界最富的国家,掌握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财富,可是他要真想来一个大块头的田黄玺,也不见得一定有那个机会


现在不少人一边玩小田,一边很不满意:怎么都是小东西啊?来点大家伙好不好?想当年的王公贵胄玩石头,一个田黄山子能有七百多克、一对龙凤田黄对章加起来四百多克,现在咋就成这样了?


这些玩家每每想到这里,就要感觉生不逢时,十分的遗憾。




其实即便如乾隆这样富有天下,他的田黄也都是小章居多。虽然有千方好印,可皇阿玛和我们现在的人一样,有没有大田黄也要看运气。九五之尊,一辈子也搞不到一方田黄制他最爱的大玺。


所以说,大田黄这东西,富有天下也照旧可遇而不可求的。爱上这种比皇帝还“任性”的石头,也就只能认命。不要老埋怨人家小,只要是好田黄,就该抓紧机会玩呀!

  


   

 

今日荐读



东南征集 | 7月7-8日 · 香港站正式开启

白田也是田

“亮晶晶”的玩石之趣

静坐一炉香,偷得浮生半日闲

重磅丨2016年田黄拍卖成交排行榜top100新鲜出炉!变化较大不能不看!




↑长按二维码关注

寿山石文化网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商城 购藏寿山石珍玩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