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一字千金”那都不是事儿,他的书法可是“一字百万金”

2017-03-23来源:行走坊巷间


一城一地的风景,但凡涉“水”的,从来是诗,是梦。而说起坊巷的“水”,便不得不提流经朱紫坊的安泰河。



春雨溟濛处,柳色笼轻烟。倚栏静伫,只见一脉绿水逶迤,点点轻波萦漾,雨中的安泰河,恍似画里水乡。

 


时间倒回一千多年前唐宋之世,彼时的安泰河可是“不减秦淮风月的。


灯楼酒肆,纷纷错错,锦绣巷陌,笙歌夜夜。金粉楼台,素舸画舫,欸乃的摇橹声里,依依荡着坊巷的风情和幽梦。

 


昔日它是福州的护城河,繁荣盛极,古人有“百货随潮船入市,万家沽酒户垂帘”句,足令人遥想当年的风流之况。


而如是繁华地、繁华梦,自然会被无数诗人吟成佳句,而致尽人皆诵,久远不忘。



如今想来,若没有这些留下的诗篇,你甚至不会想到,“他”,和我们所熟稔的风物故事,竟会有这样的交集。


这其中,便有那位“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位列“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著名诗人曾巩。


红纱笼竹过斜桥,

复观翚飞入斗杓。

人在画船犹未睡,

满堤明月一溪潮。

——曾巩《夜出利涉门》

注:唐天复元年(901年),王审知筑罗城,南门扩至今安泰桥,称利涉门


曾巩,唐宋八大家之一。是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欧阳修一同掀起古文革新浪潮的文坛巨擘。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曾巩后人曾逸参迁居三坊七巷安民巷。也就是说,世居安民巷的曾家详情戳这里,就是曾巩的后代。



北宋熙宁十年(1077年),曾巩出任福州知州。八年前,他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而自请外放,之后辗转各地,多次出任地方官。福州就是他曾停靠安顿的一个所在。

 

但是此行来福州并不轻松,他是带着“重任”来的。当时福州暴乱,皇帝便将有多年地方官治政经验的曾巩派往福州。他是专门被安排来“治乱平叛”的。

 


曾巩确实也不负圣望,为改革弊政,他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措施,如改革僧侣制度,以“恩威并重”的方法平定盗贼之乱等。


福州民风在他的治理下由“乱”而“治”,“自冬至春,远近皆定。亭无桴鼓(战鼓)之警,里有室家之乐。”由于其“严而不忧,治理有方”,在福州颇有政声,至今人们仍传颂他的功绩。

 

道山亭


曾巩与三坊七巷还有层间接的关系。1079年,有个居于三坊七巷塔巷的大儒陈襄,在朝时格外受神宗的信任,他曾向神宗举荐一些贤才名士,八大家中的苏轼兄弟及曾巩俱在此列。

 


曾巩在福州待了十三个月,留下了许多诗文名篇。其中《道山亭记》尤为出色,不仅文章千古,也令文章所记的形胜名垂后世,遗迹至今犹存。


曾巩的文名自然是震铄古今的,但很少有人会提及他的书法,毕竟书法四大家“苏黄米蔡”过于著名,北宋书法的最高成就当然是属于他们的。

 

苏轼书醉翁亭记 册页 纸本

来源:雅昌艺术网


黄庭坚 1101年作 楷书千字文 手卷 纸本

题识:建中靖国元年季春,山谷老人鸡毛笔书。

钤印:山谷道人

来源:雅昌艺术网


米芾 1104年作 云山烟雨 镜心 绢本

题识:崇宁三年秋日作于宝晋斋中。米芾。

来源:雅昌艺术网


蔡襄 行书澄心堂纸帖 立轴 水墨纸本

来源:雅昌艺术网


不过,在近千年后,曾巩的书法突然备受瞩目。


2009年11月22日,曾巩的书法作品《局事帖》以1.08亿为人所购得。2016年5月15日,又以天价2.07亿元成交。

 

人说,“一字千金”,曾巩写的这封号称“最贵的信”,仅有124字,却可称得上是一字百万金。

 

局事帖 镜心 水墨纸本 

题识:局事多暇。动履禔福。去远海诲之益。忽忽三载之久。跧处穷徼。日迷汨于吏职之冗。固岂有乐意耶。去受代之期。难幸密迩。而替人寂然未闻。亦旦夕望望。果能遂逃旷弛。实自贤者之力。夏秋之交。道出府下。因以致谢左右。庶竟万一。余冀顺序珍重。前即召擢。偶便专此上问。不宜。巩再拜。运勾奉议无党乡贤。二十七日。谨启。

来源:雅昌艺术网

 

『《局事帖》与蔡襄书风相近。其用笔精巧,笔画连带自然,丝丝入扣,骨力通达。笔势腾挪跳跃,顺逆兼施。

 

这封信是曾巩于通判越州任上所写。细察之,其中有句“去远海诲之益”,所谓远海,盖指的是他在福州和绍兴这两个都靠海的地方当官。


当时曾巩已在风烛之年,外放十余年未得归乡,心疲意倦,于是在这封寄给同乡的信中聊抒苦闷心绪。

 

曾巩 元丰类稿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

钤印:夬庐所得内阁大库残籍之一,巢云移藏,莱娱室

来源:雅昌艺术网


由此信可见,曾巩在福州的岁月确然是郁郁不得志的。但在忧悒之外,他并没有忘却进取,仍以实干的态度从事有生之事业。此正是他历经世事酸辛的觉悟,后世之人也可汲取其精神,以悲观心境过乐观人生。

 

曾巩 书法 立轴 纸本

来源:雅昌艺术网


而从他身上亦可看到,纵然文人多牢骚失意,幸运的是,总有一隅诗意山水,可用以平衡“庸琐的现实”和“轻灵的才情”,慰藉他们受挫困顿的心,令他们在凡世行旅中,活出厚重跌宕的生命质感。


想及,福建的山水曾宽慰过这样一颗寂寞的心,也真可算是一件幸事。


注:文中部分资料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今日荐读



张大千的“老铁”竟然是他!

畸零人、爱国者、神经质文人,这说的居然是同一个人?!

你肯定没见过这么会画画的“余则成”

他是黑暗世界中的反叛者,更是思想者中的书法家

晚清一狂士,林则徐都赞其为“鬼才”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