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集珍坊! 用户登录 免费注册

笺短情长,见字如唔!

2017-01-11来源:行走坊巷间



顺着人群,沿着南后街的主干道前行,宽石板街旁的一角,一个绿色的邮筒孤零零的伫立在不太起眼的邮局门口,这一道绿色在古色古香的坊巷里,似乎显得尤为的突出,惹人眼球。


路过时,耳畔浮响起一些熟悉的话语:


“有空咱们微信上聊啊!”

“我给你发的邮件你看到了吗?”

“你先忙,我们一会再打电话。”

......


转念一想才发觉,这个绿色的邮筒,是代表了那个曾经我们与书信相亲密的年代啊。




 1.


如今,这是一个书信可有可无的年代。


打字如飞,一键拨号,便能横跨半个地球的年代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可以用一封e-mail、一条短信,还可以用一通电话、一段视频来完成。


这些方式多么常见,很正常,也无可厚非;但,还是觉得缺少了那么一点感觉。




直到最近,无意之中看到一档关于邀请明星在演播厅中安静读信的节目,内心被一击即中。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从中看到了喧嚣的孤独,过于膨胀的空虚,希望有那么一点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东西。


在这个爆点不断的娱乐大环境下,如此朴素、怀旧的甚至有点突兀的节目,用一百余封精心挑选历史信件,将我们送返到那个尺素寸心流连的时光里,带回到那些我们悄然逝去的书信传统中。



 2.


这又让我想起来,一则新闻。


每年高考录取的时候,某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均是由二十多位高龄的离退休老教授,在炎炎夏日里,用毛笔亲手为新生一一书写。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形式感。


很多人会有疑问,在印刷和复制的时代,谁还需要亲笔书写?或者,直接印刷老教授的手写体不好吗,何须一封封亲笔书写?人们还会有疑问,在即时通讯的时代,谁还需要用笔写信再由邮递员寄送?



然而,这就像我们旅游时都经历过的,旅程结束后留在相机中的海量照片,随时可以传输、拷贝、删除与保存,但多年以后真正弥足珍藏的,还是那些冲印出来,在手中反复翻阅端详的相片。


手写录取通知书,也是如此;手写的,速度不是印刷可比拟的,每一位老教授投入的感情是深切的流露,对新生的期许和祝福,都在书写的笔尖,缓缓跃然纸上。


也或许,正是这样的形式,坚持进行了10年、2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后,形式会潜移默化的演变成了一种传统。




 3.


多么庆幸,我不是抱着手机、电脑出生的那一代,还曾经历过书信年代。


寄生在通讯方式多样的网络时代,生活中多少少了一点温度和情绪。


只需点点鼠标,敲击键盘,彼此间的距离缩短成了一个对话框的形式,没有白纸黑字的分明,也没有了手掌摩擦信纸的温度,在意的是手指在按键中游走的位置和速度。




看着这些书信,才让我想起了在年少时期写过的书信。当时的通讯还不像现在这样快捷,鲜有手机更别提用微信,主要还是靠书信,而我就写过很多的信:


给每天见得上面的小伙伴写过信,开始觉得写信有趣,内容琐碎却是我们持续了很久的兴趣,后来,昔日的小玩伴转学、搬家,离得远了,书信才发挥了它的真正价值。


给同样喜欢写字的人写过信,在每日的闲暇时光,开始像写日记一样的写信,交换着不同空间里发生的故事。



给冷战中的母亲写过信,碍于羞愧说不出口道歉与感激的话,竟然在信中能顺畅地表达了。还记得将写好后的信,放在书桌最显眼的位置上,便躲在被窝中等待,直到母亲夜里查房时发现它。


给喜欢的少年写过信,揣揣测测地写完了一大通的话,小心翼翼地藏在教室他位子的抽屉里,离开之后却又后悔,终于还是赶在他发现之前将信拿回。



也曾给行进中的自己、失去方向的自己、有时灰心的自己写过信;


后来在旅程中遇见时光邮局,停留了片刻时光,还试着给未来的自己写了一封信,想象着未来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未来的自己打开这封信的时候,会产生多少的共鸣。




 4.


书信作为一种载体,是人类历史上共同的感情与思想的交流方式。


想到书信的可贵之处在于,信纸是柔软的,感情也是柔软的。书信时代里,日色慢、车马慢、邮件慢,一封封书信字里行间,是让我们可以感知到的人类情感的鲜活与赤诚。



写信的时候,想象着收信人拆开信时的心情,一字一词,一笔一划,落在纸上时便显得格外的有分量;


寄信的时候,封好的信封,还要经过再三检查之后,带着一份莫名的小悸动,将它轻轻投递出去;


收信的时候,同样怀着温暖的心情,拆开信件,细细阅读上面的每一个字。



一封封盖满邮戳的信封,当时觉得很寻常,如今再去翻阅,却倍感珍贵。今天手写书信的形式正在悄然消亡,但它承载的文化及文明不应该消亡。 这不仅仅是怀旧,而是念及我们值得把这份温情,传递出去。



点击排行